天榜挂号地府除名- 地府里的户籍和我们阳间是一样详细的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

天榜挂号地府除名- 地府里的户籍和我们阳间是一样详细的

帖子 由 Admin 于 周三 七月 22, 2015 12:01 am

天榜挂号地府除名

郑经理夫人(陈宝梅女士,以下简称陈姐。)是基础组三重道场中一位很尽责又古道热肠的坛 主。她18岁便已求道,历经32年修道历程,如今道场已与她的生命彻底结合,渡人、办道、成全道 亲、与开发素食产品的工作,成为她生活的全部。 谈起她求道起信的历程,有一段令人津津乐道的过程,而这段过程也正印证了我们求道以后, 天榜挂号地府抽丁的事实。 陈姐在求道前是一位善根深厚虔诚的佛教居士,16岁时便皈依智妙寺的师父,学习颂经、读经 。她的师父对天道极端排斥,常说:「现在社会上有一种鸭蛋教,政府抓得很严,信徒有的为了怕 被抓,还跳楼摔断了腿。你们千万不要去信,那些如果不是白莲教就是***。」所以她心中也很 警戒,怕被带进邪教。 在民国47年,也是她18岁那年,有一位亲戚渡了她母亲求道。那天她母亲回来便说:「我这一 生中庙寺走透透,从来没有拜过这么好的庙,也没听过这么好的道理。」她很敏感的问:「真的那 么好?是不是一贯道?」她母亲说:「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道,反正很好,还得三样宝。」她又问 :「那三样宝?」她母亲说:「这个不能说,妳限我去拜就知道。」 她一听到不能说,就知道一定是一贯道,果然和师父说的一模一样,偷偷摸摸不能说,于是便 跟她母亲说:「妈妈你去拜的那个是邪教,以后不要再去。」她母亲却说:「不要听别人黑白讲, 那一点也不邪,妳一定要跟我去拜。」 陈姐是一个孝顺的女儿,经不住她母亲一再的强拉,终于和姐姐二人一起去求道。

听完三宝以 后,果然觉得讲的道理确实是比佛教深入,尤其讲到人的真我!!灵性,更是深深契入她的内心, 至今她仍然还深刻记得求道时王前辈所讲的三宝。 但是修习佛法已久的她,对天道这个陌生而且遭人非议的宗教,仍时常心存疑虑。尤其那时天 道是禁得最严密的时期,每次去佛堂听道理,王前辈由于怕惊动四邻,所以每次开班都守在门口, 一有道亲进来就叫:「嘘!小声一点,小声一点。」每个道亲都紧张的不得了,听完道理更严重, 深怕门口一下出现很多人而引人注目,所以每隔五分钟才能一个人走出去。一向光明磊落的她,实 在不习惯这种偷偷摸摸的修行,有时也不免犹豫不决。 当时都是引保师强拉着她们姐妹去听课,因为是亲戚所以她们也不好意思拒绝,就这样勉强去 听了几次,越来越发现道的好,但还是对颂经有舍不下的情感。不过这时一读起经来才赫然发现这 些佛经不都是在印证我们这个道,印证我们的三宝?这时才对道有了百分之百的信心,相信道不是 假的。 就在她求道的第二年,也就是民国48年,莺歌发生了一桩道亲闹地府的事件,她和妹妹亲眼目 睹整个事件,从此对明师一指超生了死更深信不疑。

明年间莺歌有一位余先生,是一位有求道但没有修道的道亲。他工作之余,时常为人牵亡魂, 带人下地府寻亲人。那时刚好有个道亲萧先生问他:「我们这个天道,说天榜挂号地府抽丁,不晓 得有影还无影(真的还是假的)?不妨你带道亲下地府去看看究竟是不是真的。」 余先生说:「没问题,我帮你们牵亡,让你们自己下去地府看,看地府的名册里面有没有你们 的名字?」 果真第一次便有四五十位道亲下地府去观阴,每个人在余先生作法下都起乩,神识亲自下地府 去观,而每个人的印证都一样。原来在地府里的户籍和我们阳间是一样详细的,那儿也有像我们市 公所一样的单位,有每个人的户籍。他们一群四五十人到了地府真是威风八面,一些身着官服的阴 官,一看到他们来都吓得赶快闪开。所以每个人都通行无阻,自由自在随意的翻名册。 名册和阳间一样有分区分里,详详细细,一家有多少人,上面就有多少个人名,但奇怪的是只 要有得道的,名字便被白纸条贴住。如果一家八口有四个求道,则这四人的名字便被贴住,而其余 四人清楚的登录在上面,而且每一个道亲去翻的结果都一样。 风声传出去后,好奇的道亲越来越多,一批批赶去那儿观阴。这样闹地府闹了二三次,王前辈 听闻风声后,为了使道亲更具信心便请萧先生代为介绍,带着三重埔的道亲一群来到莺歌余先生的 佛堂。 陈姐的母亲叫她们姐妹:「妳们去观,我不必去,我知道道好,我一定会修,我看妳们两个不 太信,去看看也好。」。 那天王前辈率领三十多位道亲到莺歌余先生的神坛,加上旁观的人总共七、八十个,从晚上八 时开始,余先生将在场的三十几位道亲眼睛用厚布蒙起来,口中开始唸唸有词:「脚摇手也摇,摇 到奈何桥……。」为他们作法。三十几位道亲中只有一、二个没有起乩,其余的随着他作法都开 始全身抖动起来,脚也奇怪不由自主的跳起来。 每个人眼睛虽被蒙起来,但却各自看到路,口中唸唸有词:「现在前面有一条大路很大很亮: :路又变成二条…﹒走到这里又变一条…;」 依据余先生的经验,这些起乩的人应该很快就会走到地府。但是这一天真是奇怪卅几人一直跳 ,从八点跳到十一点却还没有人走到地府,不是路走不通就是走回来了。有些跳得太累倒了下去, 有些走着走又走回来。余先生很纳闷,只好烧符咒在他们头上挥一挥一个个把他们叫唤回来。

果然 作法后一个个都醒来恢复正常了。其中只有二个坤道为了要看母亲说什么也不回来,有一个因她母 亲虽有求道却没清口便归空了,她伯母亲在阴间受罪,所以一定要下去看看。 就这样整个神坛就剩这两位坤道一直不肯回来,余先生一方面不服输另一方面她们不肯回来也 莫可奈何。但突然间其中一个坤道醒过来了,余先生觉得真是怪哉,怎么没有用符咒招就自己醒来 余先生使问:「妳不是不回来一定要看吗?怎么回来了?」 她诅:「我走着走,不知从那里冒出二个好大的眼晴直瞪我,我吓了一跳就醒来了。」 另一个坤道走不到地府,不甘心回来,便求前人:「前人啊拜托,无论如何今天我一定要见到 我母亲…;」那时已经快午夜了,前人看再这样闹下去也不是办法,于是跟她说:「这样吧!余 先生既然不能带妳去,妳就到楼上佛堂,烧大把香叩求老师带妳去好了。」 没想到大把香一插到香炉里,这位坤道便说:「我看到了,我看到济公老师了。」大家都很好 奇:「老师长什么样子啊?」「老师拿一把扇子…;」话说完这位坤道整个人气质、神色丕变, 原来济公老师借窍在这位坤道身上。这个平常他们熟悉的坤道,剎那间气质变成一尊大仙佛,和平 常完全不一样。基础组由于没有三才,所以道亲们真是开了眼界。先天大道的仙佛果然与平日看到 的乩童大不相同,风度翩翩气度非凡,在场的道亲都被那一股威势震慑得鸦雀无语。 济公老师虽然眼睛还被布蒙住,但却迈开阔步一步步走下楼去,佛堂中摆着三四十张的椅子, 他手摇着扇子,一步步走过椅子而坐在中间,一路上没碰倒一张椅子。 前人一看老师来立刻严斥:「乾坤快分班,没有清口的赶快站到后面去。」因为仙佛临坛常会 呵骂甚至棒打道亲,一方面警惕道亲,另一方面也为道亲消业障。所以前人怕这些道亲没见过仙佛 临坛不懂规矩而被棒喝,便赶快把尚未清口的道亲叫到后面去。

老师到了佛堂,前人立刻跪下来接驾,老师也在佛堂参驾。参完驾老师竟然放声痛哭,悲哭失 声,在场的道亲虽不知为什么,但也都为之动容。 老师边哭边说:「今天天时已紧急,还有那么多的众生还没渡完,而你们却在这里一心耍看形 式,不相信道是真的…;」 说着说着老师回头指着牵亡的余先生:「可恶!跪下!」 余先生全身颤抖跪了下来。 「今天我们应运的这个天道是最上乘法,是用真理去唤醒众生迷津,使人明白的。你怎么用这 种下地府去观生死簿的方式来误导道亲?」 老师眼里淌着慈悲的泪水,却疾颜厉色地骂余先生:「你挂羊头卖狗肉,求了先天大道,还用 这种观阴的道术。你们已经去地府闹了多少次?闹得人家鸡犬不宁,今天就是我挡驾,不让你们去 的。」 那个本来坚持要去,而被一双大眼惊醒过来的坤道才恍然大悟,原来那瞪着她的大眼睛便是老 师的眼睛啊!她向前跪在老师面前说:「老师慈悲,后学是因母亲未清口便归空,而放心不下,想 知道她究竟有没有回理天?」 老师:「妳不必管妳母亲有没有回去,妳自己有修她就回得去,一切都要看妳。」 讯理。」老师当年一席棒喝三十多年来她未曾忘记,所以在修道历程中抱定认理归真,而不被旁门 左道的神怪显化与有形有相的境界所惑,她也不时以此勉励道亲﹒﹒「要认理,要抱持住三宝,这才 是我们天道最宝贵之处。」 也是因为认理,郑经理夫人才能经过三十多年大风大浪的考而不退志。感谢她将她的宝贵经验 与大家分享。

回上页
avatar
Admin
Admin

帖子数 : 843
注册日期 : 13-03-11
年龄 : 44
地点 : 广州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xiaomitan.365d365d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