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圣帝君的金印> 145_当下的清凉心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

关圣帝君的金印> 145_当下的清凉心

帖子 由 Admin 于 周五 一月 02, 2015 3:17 pm

关圣帝君的金印
莲生活佛著作 > 卢胜彦文集 > 145_当下的清凉心

  我常常感叹,这世间,千古以来红尘滚滚,醒悟的人少,迷惑者多,成就者世上难寻,倒是无缘者比比皆是,真是令人痛心疾首。

  想起一首歌词:

  叹富贵,假名利,迷人太甚。

  尘世上,众佛子,概因红尘。

  只知道,享世福,势力侥幸。

  全不思,有孽债,暗来缠身。

  我之证悟,坦白说,是非常自然的,是无形无象,是不可言说的,世人怀疑我,或修行人疑惑,这也没有错,因为证悟的东西,看又看不见,听也听不到,又无形象,也无法可说,就算用须弥山为笔,四海水磨墨,也难写下。

  只能如此说:

  明心见性。

  自主生死。

  十方法界。

  放大光明。

  有一回,在游历十方法界之中,慧眼遥观,看见善气冲空,在空中现瑞。

  原来是关圣帝君及周仓将军、关平前行而来。我又看见尘世中有一人,冉冉升空,此人身罩红云,跪在帝君之前,而关圣帝君赐颁金印给这位善人。

  我很惊讶的问:

  「此是何人?」

  帝君回我:

  「温平先生。」

  「莫非行者成就?」

  「虽非行者成就,颇有半凡半圣。」

  「既然半凡半圣,已甚稀少,我要记住他的姓名。」

  帝君笑了:

  「有缘无缘,日后自知。」

  我答:

  「但愿温平先生,知生死根源,佛国有缘。」

  关圣帝君、周仓、关平,赐颁金印给温平先生,因缘巧合给我遇上了。

  这位温平先生,在农历的五月十三日,正是关圣帝君的下降日,获得帝君赐颁金印,真是颇不简单的。原来这位温平先生,奉祭关圣帝君达二十年。

  每日早晚上香,二十年不间断,早晚上供果。

  早晚念一遍,关圣帝君的觉世真经。

  这种虔敬,感动关圣帝君。温平先生在梦中,看见帝君,也知道帝君赐颁金印给了他。

  这金印一赐,不得了。

  我以前曾经说过,慈济的证严法师,在台东的王母娘娘庙借宿时。那时证严法师投宿无门,艰苦备尝,向王母娘娘祈祷申诉。

  王母娘娘(瑶池金母)看她是一位孝顺的比丘尼。

  赐给一个如意环扣。

  这一赐下环扣。

  不得了!从此转运了。

  由于她个人的慈悲,加上努力,再加上王母娘娘的「如意环扣」,便创下了今天的「慈济功德会」。

  世人但知,证严法师慈悲济世,非常成功。

  但,独我知之,王母娘娘的「如意环扣」,放大光芒了。

  我们再回头谈一谈温平先生的金印。

  这位温平,未得金印之前,家道小康,略投资餐饮业及房地产而已。

  但,一得金印之后──

  他的餐饮业竟然生意兴隆的不得了,客人盈门,他人生意萧条,独独他的,车水马龙。

  他的餐饮业连开多家,家家爆满,南北均有分店。

  赚了钱,又买房地产,房地产又大涨,温平先生成了富豪,众所周知,他成了富贵中人,人人都知道他。

  住豪宅。

  出门外国进口大轿车。

  穿着华贵名牌。

  吃山珍海味。



  有一天。

  温平先生竟然来造访我。

  他问我:

  「富贵几世?」

  我答:

  「一世已足。」

  他略略不高兴:「我会升天吗?」

  「我是天堂,你是地狱。」我答。

  他更火。

  「卢胜彦,你知道我身上佩带什么吗?」

  「知也不知。」我答。

  「你这是含糊其词,看来你也不知道,人言你神算高明,原来只是江湖术士而已。」

  「不知也知。」我说。

  「什么是不知也知?」

  「我虽讲不知道,其实是知道的,所以说不知也知。」

  「不管知也不知,不知也知,你今天给我一个答案,我就服了你,如果讲两可的话,概是胡说,我请人拆了你的招牌,你永远也混不下去了。」

  我一看,这人难缠,写了两个字:

  「天玺。」

  他问:

  「这两字是什么意思?」

  「玺就是印章,天就是上天赐的。」

  他静默不语。

  我说:「身佩天玺,固然可喜可贺,但要知道保惜之道,明白修身清净之理。如果不然,福份享尽之时,便有灾祸临头,到时反折你福。」

  温平心中恼怒。他回答我:

  「我看你,只是懂得一些江湖邪术,看来也不是真有能耐,岂有什么修身清净之理,我不听你的胡言乱语。」

  温平先生走了。

  我叹息一番:



  后来,我听人说:

  温平先生对人言:

  「卢胜彦神算不准不灵,讲的全是模棱两可的话,指东说西,指西说东。江湖术士,口中言佛,只是外道邪术,千万别给这个人骗了,看来,诈财骗色才是真的。」

  温平与一些寺庙僧人往来,又批评我:

  「神棍、大骗子、大天魔、大外道。」

  温平先生仍然逞能,夸耀财富。

  他舍了现有毫宅不住,自己买了一块大宅院的地,把宅院全部推平,建了一座如同欧洲凡尔赛宫的帝王住宅。

  住宅如同堡垒。

  四周有巴洛克艺术雕塑人像。

  这皇宫式的住宅,任何一块砖,一片瓦,一面墙,全是雕塑去制造完成。

  整座住宅的地上,全是璀璨耀眼、绮丽华彩、闪耀黄金般辉煌,光芒四射的意大利大理石。

  其家宅的装潢,仿造法国凡尔赛宫、枫丹白露宫、英国汉普敦宫。

  庭院的瀑布。

  园林的设计。

  雕门画窗的玲珑剔透。

  均叫人惊叹不已!

  温平的奢侈,同样令人惊叹!



温平受了邪友的引诱,去了酒家,从此迷上了酒家的灯红酒绿,夜夜一定要上酒家作乐。

酒家有「那卡西」,可以唱「卡拉OK」。

酒家有酒女陪坐台,酒女个个身材高挑,曲线玲珑,穿着开高叉的旗袍,争奇斗艳,令人目眩。

酒家有酒食,有佳肴,有火锅、有酒,酒女敬酒,方式奇特:

酒女向顾客敬酒。

顾客问:「怎么喝?」

酒女答:

「喂!」

「怎么喂?」

酒女先喝了,含在口中,将口中的酒,对着顾客的嘴,口与口成了「吕」字,然后将酒喂入顾客的嘴中,客人喝了酒,也吻了酒女的唇,甚至尝了酒女的丁香舌,两人相拥成了一堆,互相嬉戏。

「那卡西」演奏时,又可与酒女翩翩起舞。

在酒家──

可以唱歌。

可以跳舞。

可以嬉戏。

有美女,有酒有肉。

温平沉醉了,晕船了。

这时的温平,那里还想起「觉世真经」里面的,戒酒肉,原来是清浊莫混乱,不要贪口腹,因为贪口腹就会杀生。尤其是酒,酒是毒水也,三杯下肚,面红心昏,变得非常冲动,酒只要一过量,就像疯癫一样,什么事都作了出来,在迷中不知迷,在颠倒中永远不醒。

酒醉时,廉取早已丧尽,德行早已不顾,又暴气,又凶横,虐卑慢尊。

再谈色字,觉世真经里面是礼节为本,万万不可无禁忌,要清心寡欲,要将心猿意马栓得稳些,须要知道廉耻,这是圣凡的区分,要想想,人不是禽兽,只有禽兽才雌雄乱混,如果不顾羞,不顾耻,那就同禽兽等同一般。

温平在酒醉之中迷恋一位「梅妃」的酒女。

邪友鼓励他:

「带出场!」

「带出场作什么?」

「宰!」邪友说。

「什么是宰?」

「一个一个的宰,今夜你就是皇帝。」

梅妃被温平带出场了,温平最后几乎把全酒家的酒女都带出场过。

酒女都是妃子。

温平成了皇帝。

撒下了大把大把花花绿绿的钞票。

温平警惕似的问邪友:

「这样有罪吗?」

邪友答:

「这是用金钱换来的,金钱买卖,何罪之有!你喜欢,她们也爱,两厢情愿。」

这些酒女,当然只是为了赚钱,知道温平是大富豪,无不曲意奉承。这般酒女,自然是迷昧的,也是业障深重的,她们那里知道三从四德,早已将自己的身躯听命于人了。酒女可怜,不明自性可怜,不明人生意义可怜,导人迷昧可怜,堕入轮回可怜,不晓修行可怜,只为生活赚钱可怜,不务正业可怜,未究死生可怜。……

有些酒女拜神,拜的竟然是猪哥神,西游记里好色的猪八戒,猪哥神雕的正是猪八戒,怀中抱一美女,酒女拜猪八戒,正是祈祷天下男人,统统变成猪哥(奇哥)。

为了钱。

拜邪神。

以邪引邪,共入轮回。

也有很多酒女,色情场所的女子,拜百姓公、有应公,其目的同样是恩客多一点,或者是邪神野鬼能报一报明牌,获得横财,其最终目标,全是一个字──钱。



据我所知,灵界有这样的一件事:

在农历的十二月二十四日,正是灶君(司命真君)升天,奏人善恶的日子,这位温平的司命真君上了天,启奏了关圣帝君。

司命真君说:

生于色。

死于色。

如梦不醒。

醒未觉。

觉未醒。

昏昏沉沉。

察其实。

败道的。

都是邪淫。

关圣帝君一听大怒,佩了帝君金印的人,百位福神帮衬,出入均是吉祥,有种种的妙用机关,不但如此,可得遇佛缘,超生了死不等闲,得佩金印的人岂能如此轻贱。

帝君命令周仓取回金印,周仓腾空往外而行,只听得天鼓一声响,金印早已在周仓手中。

这金印,降世不识年月,来历不知始终,乳名天玺金印,出入不见形踪。

我知道此事,替温平紧张,曾托人急急传达信息给他,要他速速忏悔。

然而,他不听,他说不信,他这一世所赚的钱,就算花天酒地也花不完,只要不去赌博,进出酒家、舞厅、带酒女、舞女出场,绝对是用不完的。

温平的说法,的确也没错,一个富豪,最忌赌博,赌博再多的钱,也会赌光。

尤其赌钱,是一翻两瞪眼,富豪忌赌钱。

如果不赌。单单花费在酒家、舞厅,那温平的钱,的确花不完,花不尽。

温平也作了一梦,梦见周仓来索取金印。

温平说:「金印已授我,何又索回?」

周仓答:「不止要索回金印,还要索回你命。」

温平问:「如何索命?」

周仓答:「岂不闻,觉世真经说,登徒子,请试青龙偃月刀吗?」

温平梦中恍恍惚惚,也不惧怕。

他根本也未忏悔。



金印被索回后,原本只是一颗天玺而已,未必真会有何事发生,但是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这句话是千真万确的事实。

温平的大餐馆出事了,出了什么事?几百人集体大中毒,全部送往医院急救,这是食物中毒,食物内有隐藏的细菌所致,此事虽无人死亡,但兹事体大。

温平的餐馆有多家,真正奇怪的是,连续几家都出事,全有食物中毒的现象。

消息见报后。

餐馆生意急速下降,原本生意鼎盛的现象,变成了门可罗雀,生意出奇的差,不复往日的盛况,只有日日赔钱,最后,只有餐馆一家又一家的收。

就算再开新的。

重新宣传。

竟然一样的不起色。

温平的建筑业,房地产业,也是相当兴盛的,但,命运是一致的,温平建的大小区,在一场豪雨之下,土石冲涮之下,建筑的地基全毁,上面是高楼,下面是空的,大楼数栋全倾斜了,成了危楼。

这一赔,成千上万。这件营造过失,不只是钱,尚牵缠***,所以赔钱能了,官司免不了。灾情惨重!

最糟糕的是,温平饮酒过度,早已伤了肝,得了肝硬化,只半年,回天乏术。

温平死了!

由温平得金印,再失去金印,最终死亡,使我想起,今天的世界愈来愈形黑暗污浊,今天,世界上的色情业,正方兴未已,很多青少年先接触了淫书淫画,导致了不正当的念头。

而色情事业从淫书开始,每出一本书,就无形中害了上百上千上万之人。

写淫书的人,或者以为,自己随兴,赚取稿费,读者看或不看,全在自己意愿,怎可怪罪在作者头上。然而,作者也可想想,如果自己不写,怎有可能摆在书摊上,书摊上的半裸男女又是谁的杰作,青少年从书摊上走过,眼光被书吸引,是谁制造了如此的邪缘。

据我所知,就有这样的一个人,是我小学同学,姓张,他脑筋聪慧,成绩很好。

高中考入名校,后来迷上淫书,向暗中出售者购得,当时政府有令,禁售淫书,然而有阳奉阴违者。张同学看淫书,喜手淫,他也介绍我看,我一看大惊,幸未着迷。

而张同学筋力未充,血气未定,而先丧真元。最后,形体枯赢,菁华销铄,成了黄脸肌瘦,百病丛生,其父母见状大惊,束手无策。

张同学最后精神崩溃,入住精神医院。

害他者何?

淫书淫画也。

而淫书淫画的作者,正是间接的杀人者。

我认为,被淫画淫书所害的人,当然不只张同学一人,被害的青少年不知凡几,尤其少年子女好奇,看见五花八门,说得形容尽致,早已意动购阅,甚至介绍朋友购买传观,目醉心迷,神魂颠倒,每一个人身心早已无形受到耗折了,观念上也已经不正当,不正常了。

不要以为青少年才定力不足,那些中老年人,也好不到哪里去!中老年人,意不自持者,比比皆是。

我在欧洲荷兰、丹麦,看过橱窗女郎。

在泰国曼谷,见过泰国浴的女郎。

香港有「一楼一凤」。

台湾有「个人工作室」。

我在美国纽约,逢一黑人少女,身披大衣,阻我去路,给我一张纸条上书:

「你想和我约会吗?」

我摇头。

那黑俏少女说:

「我可以让你当皇帝。」

我又摇头。

她又说:

「我很会吹,你可升天。」

我说:「不。」

那位黑俏少女,打开大衣披风,告诉你,里面根本一丝不挂,内衣内裤全没有。

我大惊失色,跑了,她则哈哈大笑。

今天,世界上的色情业,不是我说的,见报端所载之目录告白就清楚明白,多少藏垢纳污,多少引人意动入陷阱的地方。又有艳女来奔,淫妇自动投怀送抱,这色情之缘,可以说,已到举步即是的地步。

我们受环境的耳濡目染,又有一些损友之怂恿,如果不靠平日修行的定力,实在是很容易失足的。

我在法国,又见有:

***。

人妖。

同性。

我觉得,世风已坏,人性已灭,人的身心无形受耗,早已耗精耗神,更严重的是性病丧命,绝嗣断宗。想及此时,悔之无及,我奉劝人,勿蹈色情之危机!



温平先生获关圣帝君的金印,原本是大吉大利的,如果好好保惜,是一件美事。

可惜,得大福之后,却犯淫戒,关圣帝君将金印收回,原本大吉大利的,转换成大凶大祸。

相应了:

祸兮福所倚,

福兮祸所伏;

忧喜同门兮

吉凶同域矣。

这就是,一切祸中均有福份,一切福中均伏着祸殃,人生忧喜是一起的,吉凶也同源啊!

如果温平先生原本就没有金印,他会轻轻松松过日子,至少是无牵无挂的。

有了金印,福份就到,福份一到,欲望也到,欲望一到,祸事就来,这样子来看金印,好像是一种考验。

我个人发觉,冥冥之中,是有鬼神无形的鉴察。行善的人,命运会改变,会得禄,会增寿,会增加福份,增加智慧。行恶的人,会减寿,会得病,会削禄,突然间夭亡奇祸不测,甚至遭回禄。

温平先生的这件事,就是很好的明证。

我有一位弟子,他取得我亲自画的健康符,他常年把健康符佩在身上,非常珍惜。

有一回,他在交际场所,遇到一位佳丽,两人相谈甚欢,那位佳丽凝眸属意他。

同仁也督促他去。

这位弟子心猿意马,心神不定之时,突然耳畔听闻一声:

「不可!」

怪哉!这明明是师尊的声音,但却看不到人。隔了一会儿,又是一声:「不可!」四周根本没有师尊,声音不知从何而来?他疑神疑鬼。

这位弟子,本身是公司外务,交际应酬难免,平时力制色心,尚可把持,他自认为色欲一关,把得牢,截得断,家中亦有娇妻幼子,修真佛密法,受菩萨戒,其人不二色。

然而,他遇到的这位佳丽,彷佛是前世冤家,相逢就觉得特别有缘,有清纯的相貌,有柔嫩之躯,看起来根本不是交际花,如同学生一般。两人一谈,又非常投缘,这就令他特别在意,当佳丽属意他时,他没有厉声拒绝。

同仁督促。

他心想欲事,本想顺水推丹,神思愦乱之时。

最后,他又听到第三声的:「不可。」

他猛醒,修密法之人,又受菩萨戒,想起密教祖师的名言:「有漏皆堕。」人生欲念不兴,则精气舒布五脏,流于左右脉及白脉。如果欲念一起,欲火炽然,则五脏如火焚,精髓开始窜动,从命门宣泄而出。就算未宣泄而出,而欲心既动,如同烈火烧锅内之水,立刻看见消竭,这是欲念足以伤身之实据也。

很多年轻人,欲念炽盛,如果不节制,往往想出病来,这也是常有的事。

这位弟子,猛省这些,也就乘机逃归。

那晚,弟子的同侪送佳丽回住处。

同侪与佳丽一宿。

这位同侪才只是一宿而已,竟然得病,尿道发炎,小便小不出来,痛得脸色发青,急送医院救治,才知此清纯佳丽传染了性病。

同侪虽不死。

但号中乞命,可怜!

所有同仁都笑他,真是无辜受灾。

我的弟子来告诉我这一件事,认为这是身佩师尊亲画的健符所致也!

他问我:「不可!是否师尊知之而发声?」

我只笑笑。

他再问。

我答:「冥冥中皆有鬼神。」


avatar
Admin
Admin

帖子数 : 843
注册日期 : 13-03-11
年龄 : 44
地点 : 广州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xiaomitan.365d365d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